2019年12月11日

 9月2日,哈尔滨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内,三名犯人将一名管教杀死后逃走。三人逃走时都穿着警服,一人着警服外衣,一人穿短袖夏装,一人穿长袖秋装。警方对每名嫌犯悬赏15万元缉拿。
9月2日,哈尔滨延寿县公安局看守所内,三名犯人将一名管教杀死后逃走。三人逃走时都穿着警服,一人着警服外衣,一人穿短袖夏装,一人穿长袖秋装。警方对每名嫌犯悬赏15万元缉拿。

中新网哈尔滨4月28日电 (记者 解培华)28日9时许,备受社会关注的哈尔滨延寿县看守所“9.2”逃脱案将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2014年9月2日4时40分许,哈尔滨市延寿县看守所三名在押犯罪嫌疑人高玉伦、李海伟、王大民杀害一名监管民警,抢走一部手机及衣物后逃脱。

案发后,当地警方成立专案组开展缉捕工作,同时警方调集警用直升机协助搜捕。经过十天的抓捕,9月11日17时许,延寿县看守所“9.2”逃脱案件中最后一名逃犯高玉伦落网,至此3名逃犯全部到案。(完)

(原标题:哈尔滨延寿县看守所“9.2”逃脱案今日开庭)

编辑:SN091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人们为什么不再结婚?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看,婚姻制度虽然还会继续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再也无法回到人人结婚的时代(中国的统计数据表明,全人口中从未结婚者一度仅占3.8%),一个亲密人际关系的多元选择时代正在到来。


鸡汤哥,汪国真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和“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这两句,涵盖了汪国真文字的所有内涵:诗与远方。在没有比这两样东西,更能触动对文字敏感的少年了。


别拿国粹和艺术装点违法行为

如果刘桂娟女士是一般的演员,不在体制之内,不背负国家公器,则其发表的言论尚有一定的自由空间,但其是拥有一定话语权的地方政协委员,说话应该站在公众立场为百姓、为正义和公平、为人道代言,再以残杀重点保护、濒临灭绝的翠鸟为所谓艺术“增砖添瓦”似乎更不妥了。


抗癌斗士能否解开户籍脚镣?

媒体关注“抗癌斗士”,相信深圳政府会顺应民意,特事特办。果如此,吴树梁妻子的入户问题,当不难解决。制度制造的悲剧,必然不是个别的悲剧,而是具有一定普遍性的不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