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4日

27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共辽宁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苏宏章受贿、行贿一案。

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苏宏章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

庭审现场的苏宏章庭审现场的苏宏章

检方指控:2004年至2016年,被告人苏宏章利用担任中共沈阳市委副书记、辽宁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案件处理、兴办学校、职务晋升、获得选举投票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996.8097万元。

“政事儿”(ID:gcxxjgzh)注意到,检方还特别指出,2010年至2011年,苏宏章为竞选辽宁省副省长、省委常委,先后给予相关国家工作人员金条、美元、购物卡等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0.6949万元。

庭审中,苏宏章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按照检方指控的算,苏宏章“一进一出”净赚1886.1148万元,按上述13年算,每年收取145万、即每个月12万的赃款。

苏宏章是十八大后首位在任上落马的省级政法委书记,同时也是辽宁第四虎。

2016年2月27日至4月28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在老将叶青纯率队下,对辽宁省开展了巡视“回头看”。

期间先后三位与辽宁相关的省部级官员落马,苏宏章即是其中一位,另外两位是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和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

其后的“双开”通报显示:苏宏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违背组织原则,在民主推荐、选举中搞拉票贿选等非组织活动,对抗组织审查。

2016年5月29日,中央第三巡视组向辽宁省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叶青纯对辽宁官场用语颇重:“一些领导干部肆无忌惮拉帮结派,不同程度存在‘小圈子’、搞‘帮派’现象。买官卖官、‘带病提拔’、违规用人问题突出,超职数配备干部问题整改进度缓慢。”

“政事儿”(ID:gcxxjgzh)查看王珉的“双开”通报发现,其中有一条就指出:“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在干部选拔任用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

一个人为了当选辽宁副省长、省委常委送金条美元等,一个人在干部选拔任用上为他人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两人“一拍即合”。

苏宏章2011年10月当选辽宁省委常委,而王珉在2009年就已到任辽宁省委书记,至2015年卸任。虽然省委常委是省部级的中管干部,但一省党委一把手的影响力自然是不容低估的。

当选省委常委后,苏宏章在王珉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了4年。

苏宏章是沈阳人,当过工人、教员。1995年从辽宁省委直属机关工委党校副校长岗位,调任辽宁省黑山县副县长,次年进入辽宁省委宣传部,先后担任理论处处长、副部长。2000年起开始主政地方,先当了两年抚顺市委副书记,之后又当了9年沈阳市委副书记。直至2011年52岁时,从沈阳市委副书记岗位上“跃升”为辽宁省委常委,步入省部级官员序列。

上述履历意味着,从1995年到1998年,苏宏章连跳三级,从副处级的黑山副县长,升任副局级的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可此后,他在正局级的沈阳市委副书记岗位“停留”9年,直到2011年10月辽宁省委领导班子换届选举时,进入省委领导班子。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苏宏章在正局级的沈阳市委副书记岗位“停留”9年,换届时突然跳过市长书记,直接晋升为省委常委,这被称为“例外情形”。有媒体报道称,苏宏章一直被怀疑贿选。

“政事儿”(ID:gcxxjgzh)注意到,现任辽宁省委书记李希也曾在多个场合,将王珉和苏宏章的名字一起“打包处理”。

今年全国两会,3月5日,辽宁团在驻地举行全体会议,并向境内外媒体开放。李希表示,新一届省委痛定思痛,当选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深刻吸取教训,举办专题学习班,重温入党誓词,观看王珉、苏宏章等人的忏悔录接受教育。“决不让拉票贿选案在辽沈大地重演!”

苏宏章还向谁送钱了?辽宁省纪委曾明确点了两个人的名字,他们分别是辽宁省铁岭市委原书记吴野松和沈阳市原副市长祁鸣(女)。

吴野松“收受时任沈阳市委副书记苏宏章拉票贿选财物”;祁鸣“帮助时任沈阳市委副书记苏宏章拉票贿选”。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郑书 校对:郭利琴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