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17日

原标题:“史上最严”禁限 并未影响就业 市民对话一把手

法制晚报讯(记者 蒲长廷)今天上午,北京市发展改革委主任卢彦做客“市民对话一把手”节目,在节目中其表示,自2014年“史上最严”禁限目录(《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实施以来,并未影响本市就业情况,从就业数据上来看,甚至连年增加,也不会因为禁限目录影响经济发展。

节目中,有一名大学生网友提问,执行如此严格的禁限目录,会不会造成就业困难?“很多人都会觉得北京限制的企业多了,那么就业就会受到影响。但通过这两年的数据显示,就业稳定,去年新增城镇就业人数达到42.8万人,居民人均收入增加7.1%,同样没有受到禁限目录影响。北京居民收入的增长,高于北京GDP的增长。”卢彦说。随后,他介绍了密云不老屯的一名大学生村官,开通了“不老尚品”网站,帮助当地农民增收,增加了就业机会。

此外,卢彦表示,北京的污染企业就地淘汰,绝不疏解出去。2016年全市根据《目录》不予办理的工商登记业务3403件,自2014版《目录》实施以来累计达到1.64万件。“从严调控的制造业、农林牧渔业、批发和零售业新设市场主体数分别下降72.75%、26.42%、18.36%,金融业、文化体育娱乐业和科学研究技术服务业新设企业数分别增长12.77%、26.76%、22.53%,增量控制取得明显成效。这‘三降三升’表明,市场对禁限目录的认识更加趋同,产业调整已经形成共识。”卢彦表示。

“去年,动批疏解8个市场,今年将再完成5个市场最后的疏解,完成疏解后,‘动批’这个词就会在我们的记忆中消失,随之转型成为别的产业。”卢彦表示。

节目后,卢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疏解问题,已经明确了转移企业认定、纳税情况认定、税收转移分享工作机制。“出台疏解非首都功能产业的税收支持政策,共减免11种税费,明确企业因疏解转让房地产可免征房产税和土地增值税。”他表示,还制定“疏功能控人口促发展”一般性转移支付引导政策,建立了市对区转移支付资金分配与人口调控挂钩机制。


为何自行车在中国消失又复活

如果我们回归到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本质,那么,一切服务于民众需求的行为其实都可以算是政府职能的延续。面对新兴事物,政府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警惕、排斥或者戒备,而是应该迅速分析其优缺点,然后扬长避短地将其融入整个社会运作体系之中,满足民众需求。


领导和领导为啥不一样?

有些领导倒是真爱读书,有些领导则有些叶公好龙,而且爱读书的领导和不爱读书的领导确实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