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1日

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9月1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7月份11大类的重大工程包进展中,交通项目接近200个,而其他10大类项目中每一项就三五个项目。

这两年,中国的城市轨道交通发展非常迅速。9月14日,国家发改委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透露,发改委最近批复了43个城市约8600公里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目前在建的里程超过3000公里。

记者也注意到,各地已经掀起了一轮轨道交通建设的高潮,只是轨道交通造价高昂,仅靠单一的以政府为主的融资模式远远不够,急需进行改革创新。赵辰昕承认,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成本平均每公里达到了7亿元左右,导致整个行业都面临着巨大的资金压力。“当前,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资金主要来源是政府财政资金和间接融资,运营主要靠财政补贴。”赵辰昕说,这给地方政府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

另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胡祖才近日介绍,按照城市轨道交通平均每公里投资7亿元测算,一年投资超过3000亿元。这表明中国城市轨道交通投融资创新空间巨大。

赵辰昕认为,当前,城市轨道交通的投融资模式确实急需进行改革创新。一是尽快协调不同属性土地管理机制,促进轨道交通沿线和站点周边的物业开发;二是大力推广PPP模式,积极引入社会资本;三是科学合理设计票价体系,既要有利于可持续经营,又要体现公益属性;四是加强综合开发、商业运营等专业人才的供给,为行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把这四方面的工作做好,我们的投融资模式就会有所创新。”9月14日的会后赵辰昕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说。

据悉,发改委新近批复的43个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方案,包括4个直辖市,5个计划单列市和大部分的省会城市;而徐州、南通、芜湖、绍兴、洛阳等传统意义上的三线城市也已经入列。不难想象,“随着城市轨道交通快速发展,建设的资金压力不断增大。”胡祖才说。据估计,“十三五”期间城市轨道交通投资额有望超过2万亿元。

“用沿线土地增值反哺城市轨道交通势在必行。”胡祖才说,由于目前我国筹资渠道和主体都比较单一,如何筹措资金来保障建设任务的完成已迫在眉睫。“资金始终是轨道交通建设当中的突出问题。”赵辰昕说。

不过,记者采访了解到,在经济方面,最难的是对站点周边土地价值、尤其是轨道交通建设带来的溢价的认定。尽管现在看来,轨道公司是最合适的综合开发项目的操盘手,但目前轨道公司在综合开发方面的责权利,只是在目前的政策法规和体制机制还不能完全匹配。

在胡祖才看来,在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上,因地制宜选择投融资模式是改革的关键之一。

胡祖才强调,创新城市轨道交通投融资机制是一项系统工程,着重把握以下4个关键环节:一是因地制宜选择投融资模式;二是树立外溢效益反哺轨道交通的理念;三是广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四是政府加强规划和政策统筹。胡祖才说,创新城市轨道交通投融资机制必须突出重点、积极有序推进,最大限度的盘活城市轨道交通资源。

事实上,目前,大部分城市制定了轨道交通建设专项资金政策,地方政府每年集中财力拨付资金用于轨道交通新线建设和还本付息;部分城市借鉴香港“轨道+物业”的模式,通过轨道交通沿线土地与上盖物业的开发收益,弥补轨道交通的资金不足。

对此,深圳市地铁集团董事长林茂德也赞成,把土地资源化、资产化、资本化,然后通过土地的评估、作价吸引地铁公司入股进来,让效益最大化。但中国城建院交通院院长秦国栋认为,除尝试用外部的效益来补贴城市轨道交通外,政府要承担公益性的投入。


证监会扶贫并不可笑

大城市企业还在苦苦排队,证监会却开绿色通道,搞起了扶贫业务。很多人骂证监会混账,不务正业。在我看来,骂证监会的人没看懂好赖。


希拉里,你没事吧?

相比之下,今年的两位老年候选人,希拉里和特朗普,在健康透明方面做得实在是不够,越不透明越容易引起猜测,对候选人形象影响也越负面。


领取而今现在

无论庶民公侯,说话做事都是要负责任的,没有报纸电视还有互联网,没有互联网还有短信息,没有短信息还有人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