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3日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今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组长习近平说。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加大依法管理网络力度,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习近平指出,现行管理体制存在明显弊端,主要是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

从2月27日至今,时间已过4个月,全国已有10个省份成立网信领导小组,一个覆盖中央和地方的网络安全监管体系正在形成。新京报记者 李丹丹

【机构设置】 中央网信办机构正在筹备中

此前,我国信息化工作跨部门、地区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协调,主要依靠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开会以及相关单位之间协调。对此,此前有学者认为,这类协调开会次数有限、重大事项部门间缺乏政策配合流程。

今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第一次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工作规则、办公室工作细则、2014年重点工作等。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这是中央层面设置的一个领导和议事协调机构,将提高整体规划能力和高层协调能力。

2月28日,新京报刊发《“柔性”管理半年 网络空间“清朗起来”》一文提到,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鲁炜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虽然网络空间正在逐步清朗起来,但是相关工作仍然任重道远。这是鲁炜第一次以中央网信办主任身份出现在新闻报道中。

记者从若干知情人士处获悉,中央网信办相关机构设置正在筹备中。

据媒体报道,中央网信办正在“招兵买马”。上个月,中央网信办首次公开遴选和选调公务员。

从地方层面来看,至少已有10省份成立网信领导小组。其中,中央网信领导小组成立后第二天,江西省便应声成立。进入5月后,各地的网信领导小组集中设立。目前,江西、北京、陕西、吉林、江苏、贵州、山东、湖北、河南、四川等10省份成立了网信领导小组。其中,8个省份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多个省份已出台工作规则及2014年工作要点。

相比起来,与各省份快速成立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不同,距离中央设立网信领导小组已过4个月,缘何仅10省份成立网信领导小组?

汪玉凯认为,与深改领导小组不同,网络安全与信息化比较专业,“过去全国都没有深改领导小组,中央成立后,地方马上就成立了”。

他认为,各地网信领导小组成立较慢是因为各省份信息化领导机构设置的差异比较大,情况和体制比较复杂。“怎么推行国家的战略,怎么制定政策,怎么整合部门的权力,如何划分责任,地方可能需要进一步观察。”

记者从某省网信办工作人员处获悉,“目前机构与人员设置尚未明确,依旧在观望中央层面下一步的动作。”

【人员设置】 多地采取“一正二副”配备领导

中央网信领导小组的领导配备采用了最高规格,习近平任组长,由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刘云山任副组长。

对此,汪玉凯曾撰文表示,由总书记任组长、国务院总理任副组长,有利于从战略层面统筹协调党政军等全局性的信息化工作。

据新京报记者统计,江西、北京、吉林、江苏、贵州、山东、河南、四川等8省份均对外公布了网信领导小组主要领导。多数省份采用“一正二副”的模式,即由省(市)委书记担任网信领导小组组长,两位副组长分别由省(市)长、省委专职副书记出任。这种人员设置,与此前地方的深改领导小组类似。

但也有特例,比如,北京、四川则采用“一正一副”。7月1日,北京市网信领导小组召开第一次会议,市委书记郭金龙、市长王安顺分别以组长、副组长身份参会。

湖北、陕西未全面公开上述信息。5月13日,湖北省政府官网发布的一篇名为《湖北省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联席会议在汉召开》的文章透露,省委书记李鸿忠任省网信领导小组组长。

此前,我国信息管理体制存在“九龙治水”,被认为掣肘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发展。资料显示,此前一般省级信息化有十多个不同类型的部门在分头管理,甚至分布在党委、人大等部门,出现了上情难以下达,横向难以有效协调的局面,地方反映强烈。

汪玉凯认为,未来各地组建的模式多数会与中央层面保持一致。“对地方而言,信息化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各地组建网信领导小组后,对规划战略、整体协调、加强对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会产生影响,也能从总体布局信息化发展。”

【工作重点】 “反恐”成为近期工作重点

2月27日,习近平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强调,要发挥集中统一领导作用,统筹协调各个领域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重大问题。

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中央网信办的主要工作围绕着“网络舆论、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建设”来开展。

在过去几个月中,中央网信办重拳出击。从2月份宣布治理“伪基站”到近日开展铲除暴恐音视频专项行动,中央网信办的新举措,引发社会关注。

数据显示,中央网信办联合9部门已依法捣毁“伪基站”设备生产窝点32个,破获诈骗、非法经营等各类刑事案件3767起;针对微信等移动即时通讯治理工作,关闭涉招嫖等各类账号2000多万个。

最受关注的是中央网信办近日宣布“铲除暴恐音视频”。从此前破获的昆明“3·1”、乌鲁木齐“4·30”、“5·22”等多起暴恐案件看,暴恐分子几乎都曾收听、观看过暴恐音视频。今年以来,由“东突”等分裂势力在境外网站发布的暴恐音视频数量较往年大幅增长,不断通过各种渠道传入境内。

有评论称,网络已成反恐新战场。6月底,鲁炜曾表示,互联网不能成为违法犯罪活动的温床,更不能成为实施恐怖主义活动的工具。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多省份网信领导小组的工作部署也围绕网络舆论、网络安全、信息化建设三方面。

据某省网信办工作人员介绍,工作内容上,该省紧跟中央网信办安排,而“反恐”无疑是近期的一个工作重点。

此外,一些省份的网信领导小组的工作部署也有“个性化”色彩。如吉林省委书记王儒林提出,要抓好网络文化建设,要依托长白山文化,打造具有“吉林特色、吉林风格、吉林气派”的网络文化品牌。

5月7日,北京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决定成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在这次会议中,北京市被定位为我国的“网都”。

汪玉凯认为,中央层面首先要保证国家的网络安全,而地方更应该注重信息化。“社会信息化将为百姓、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服务和方便。因此,地方政府在改善政府的管理服务方式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把一些计划落到实处。”

(原标题:全国10省份已成立“网信领导小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