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7日

昨天上午10点,天津港“8·12”爆炸事故的第六场新闻发布会中,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表示,经过有关部门统计,截至昨天上午9点,仍有85名消防人员失联。其中,现役公安消防人员为13人,天津港消防人员为72人。

昨天上午,四五十名天津港务局失联消防员的家属到达滨海新区政府,寻求公开专职消防员的救援信息。家属被引至信访接待大厅,天津滨海新区主要负责人接待了5名家属。负责人口头承诺,如果确认失联消防员牺牲,将给予与正式公安消防员同样的待遇。

消防员家属介绍,对于天津港失联消防员信息一直未公布的原因,该负责人称,不能通过长相等外部特征确认遗体身份,相关人员正在比对遗体的DNA。另一方面,确认遗体身份后,家属看望之前,必须对遗体进行化妆,这需要一定时间。

派出所民警

家属提起爆炸掉眼泪

昨天下午,记者在医院骨科病区,见到了在本次爆炸中受伤的跃进路派出所民警陈伟轩。由于伤者出现低烧状况,为了避免感染,记者并未进入病房。

其二姨徐女士表示,28岁的陈伟轩耳膜穿孔,脚掌已被截肢,身体有多处骨折,虽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最近出现了低烧状况,家人很是担心。她说,现在家人不敢在他面前提及爆炸或是战友的事情,“一提起来,他就会激动,会掉眼泪,心跳加速”,所以对于当时的情况,尤其是同事的情况,他们也不敢多问,“好像当时派出所里除了他,还有三四个人。”

徐女士称,陈伟轩所在派出所的民警关系非常好,平时工作的内容,似乎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但对于其编制问题以及其他同事的状况并不了解。

事情发生后,单位的领导也到医院看望过陈伟轩,治疗费用全都由“绿色通道”提供,“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可能单位也处于一个比较乱的状态。”

交警支队

交警外出执勤时遇难

昨天下午4点左右,有媒体发布了天津港公安局牺牲人员名单(民警),交警支队二大队科员宁书伟在列。

随后,记者从家属方面了解到,交警二大队宁书伟已确认牺牲。其弟弟表示,事发第二天早上7点多,哥哥的遗体被找到。

据了解,事发当晚,35岁的宁书伟刚巧与告假的同事换班,外出执勤维持秩序,并没有在办公楼内,同车还有另外一名交警,“(同车交警)据说还没有找到。”与哥哥同队的警员中有几名受伤,当时也都是在维持秩序,但具体有多少人受伤、牺牲或失联,大家似乎都不太清楚。

其弟弟称,哥哥宁书伟曾明确表示,他并非有编制的公务员,“应该算是天津港(集团)的员工”。哥哥平时的待遇一般,但工作内容和普通交警没有太大区别,也都是正常的值夜班、执勤。

保安公司

至少三名协警失联

在目前网上流传的一份手写失联者名单中,记者发现了三名保安队队员的名字。记者与其中一名队员张乾的家属取得联系。其姐姐称,目前,19岁的张乾仍处于失联状态,家属这几天在天津市各大医院寻找,但至今还没有弟弟的下落。

张乾的姐姐说,弟弟是通过朋友介绍进入天津港一家保安公司,平时在派出所工作,“就是协警,民警出门执勤,他们跟着出去,据说待遇还挺好的。”事发当天,弟弟白天休息,晚上值夜班,此后就失去了联系。

事发后,弟弟公司的人一直陪同家属寻找失联者,“照顾得都挺好的。”其姐姐表示,她也想联系到弟弟公司的同事或家属,“但是都不认识,所以对其他人的情况并不清楚。”

天津港集团

民警伤亡失联情况仍在统计中

昨天下午,记者就民警伤亡、失联以及编制问题,致电天津港集团相关负责人。该集团宣传科何科长表示,目前,对于民警在事故中伤亡、失联等情况,集团方面正在统计、排查之中。至于在本次事故中伤亡、失联的警察,是否属于公务员,何科长称,并不了解,同样需要核实,并表示会就以上问题尽快做出回复。

何科长同时表示,尚不能确认网上出现牺牲民警名单的真实性,相关情况正在了解中。

截至昨晚10点半,记者尚未得到天津港集团方面的回复。

讲述

消防员逃生后两次返回火场救人

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天保大道中队战斗员翟磊,在入伍4年来这次最危险的救援中,虽然身受重伤,仍从火场救出了三名受困群众。

翟磊所在中队距离现场约6公里。中队值班室的“灭火救援出动命令单”上清晰地显示,12日23时许,接到了上级下达的命令,赶赴发生火灾的瑞海公司仓库进行灭火。接到命令后,中队迅速派出16名消防员和三台车作为增援力量前往扑救。

车队不到10分钟就赶到现场。“现场火势很大,因为烟都是直直向天上飘,我们所在的位置还没闻到刺鼻的味道,所以我们都还没戴防毒面具。”翟磊回忆说。

就在前方作战车消防队员等待上级部门分配任务的指令时,第一次爆炸就突然发生了。翟磊说,当时正打算下车,爆炸发生时,几乎是下意识地应激反应,他本能地卧倒在座位上。大约30秒后,第二次爆炸紧接着而来。

车里的战友刘小福推了他一下,示意他一起下车往外跑。翟磊的腰带卡在车里,但此时的他异常冷静,先把腰带解下,跟着战友一起跳下消防车,往一个大车的方向跑。奔跑中,他看到一位体型稍胖的男子站在原地不动,问他为什么不跑,男子说他的车还在火场里面。翟磊立即拉着他的手一起跑出来。混乱中,他和战友也跑散了。

翟磊已经记不清当时事故现场发生了多少次爆炸。出于消防队员的使命,他返回现场去找人,也查看火场情况。他找到了自己的消防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大声喊着战友们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答。

正当翟磊准备去其他地点寻找战友时,他听到现场有人高呼救命,其中有一个满脸是血的中年男子,翟磊把他背上一口气往外走了200多米,送到了一辆消防车上。

因为爆炸冲击波,翟磊的呼吸道和肺部被严重灼伤,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但是想到现场还有一位腰部受伤倒地的老大爷,他毅然选择又一次进入了火场,与另外一名消防战士一起把老大爷架了出来。随后,他和这位大爷一起被送往医院。

翟磊目前正在天津滨海新区泰达医院接受治疗,病情较为稳定。

在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中,翟磊所在中队4名消防员牺牲,1人失联,11人因爆炸伤进入医院治疗。

京华时报记者韩天博张恒樊瑞新华社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张嘉佳被骗后为何还愿捐善款

尽管张嘉佳为自己的“莽撞”而道歉,但他坚持“不改初衷”,只是今后“未确凿的情况下不再公开”。我认为这不能叫“阿Q精神”,而是一种对于美好人性的期待,一种难得的悲悯情怀。无论外部世界有多少尔虞我诈,内心依然坚守一份良善。


中国消防员应该职业化吗?

消防队员是和平时期少有的经常“上战场”的战士,他们冲锋在前,为保卫国家人民财产生命安全而牺牲。他们的牺牲绝不是可以被用来批判牺牲的工具。曾有网友揶揄:职业化确实可以减少伤亡,因为职业化以后一着火,合同制消防队员往往不冲上去,就不会有伤亡了。


新加坡国企经验对中国有用吗?

中国国有企业改革的新一轮顶层设计即将出台。当前坊间流行的猜测是,政府将以新加坡淡马锡模式对国企进行改革,于是国内舆论对淡马锡模式的关注再次升温。其实淡马锡模式进入学界与决策界视野久矣,但如何正确理解却是问题所在。


为啥差劲硕士生能找到好工作?

很多公司非清华北大等名校的应届生不招,此外,很多公司比较喜欢有海龟背景的应届生。如果学校不好的话,那么往往连筛简历关都过不了。为何会如此?这是因为,有些好单位在招硕士应届生的时候,选择标准最看重的是以下两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